彈指春秋:官性就是愛滅口

人有人性,官有官性,在官老爺的多重性格裏頭,哪一種官性最為突出?讓我告訴你,官性就是愛滅口。滅口未必有需要殺人,然而到了緊急關頭的時候,殺人滅口肯定是選項。

所謂滅口,即是不准你發聲,尤其是批評的聲音。對於官老爺來說,為人民發聲的傳媒永遠是眼中釘,新聞自由則是必欲除之而後快的洪水猛獸。

看看無國界記者組織發表的二○一○年全球新聞自由度排名報告,在一百七十八個國家和地區之中,中華神州排第一百七十一名,位列倒數第八,僅僅比專制獨裁的緬甸和北韓稍高一點點。

內地沒有新聞自由乃必然之事,一黨專政的好處就是領導人說了算,閒雜人等不得說三道四。

至於香港,愈來愈內地化了,箝控新聞自由日益嚴重。新聞團體不久前狠批警方,去年七月至十二月期間每日平均只公布二點七宗突發事件,與事實明顯嚴重不符。尤有甚者,保安局數字顯示警方於○八年全年只發放四百一十七宗突發事件,平均每日只有一點一四宗,數量之少聊勝於無而已。

秘而不宣固然是問題,選擇性發放訊息同樣是問題。按眼下趨勢來看,假如事涉達官貴人,警方會採取「自動不通報機制」,或者把名人權貴化作無名無姓的路人甲乙丙。

讀者閣下如果明天見不到世光痞人我在這裏指指點點,敢情是官老爺把我滅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