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上:亂摸着石頭過河

泛民主派於立法會的衝擊行動重演,今次主角是剛就職一周的區諾軒,他早前新加入高鐵一地兩檢法案委員會,因委員會主席葉劉淑儀當泛民透明,不處理規程問題,堅持進入一地兩檢逐項條文審議階段,區諾軒突然發難衝出座位試圖阻止官員繼續介紹,多名立法會保安即時攔截,最後區與一名保安員雙雙倒地。

此幕似曾相識,與過去激進民主派的拿手好戲如出一轍,可見區諾軒號稱的「進步民主派」亦是走同一套路。客觀而言,此舉不但無法煞停法案委員會審議的進度,更添混亂,令人睇清楚背負十三萬七千多人支持進入議會的議員新丁,議席仍未坐暖已想盡辦法去搶鎂光燈。

現時才三月底,距離七月休會前通過一地兩檢方案死線仍有一段時間,泛民有必要在此時就有衝擊行動嗎?泛民不如從長計議,至少拿出擺事實講道理的態度,一旦被有關方面冷待或話不投機才正式發難,這或者還可以贏得各方少許尊重。

誠然,自從三一一補選塵埃落定後,泛民哀鴻遍野,定位愈來愈模糊。首先是意外失去九龍西補選議席,引發傳統泛民及自決派的內鬥;繼而被指不齊心,於審議政府超過一千億元臨時撥款申請時,當日早上九時會議未有及時「埋位」,遭建制派快刀斬亂麻通過;及至近期再有特首捐款三萬元予民主黨的「大和解」聯想,連日政界高度關注被視為泛民龍頭的民主黨是否「被和解」,該黨只能硬着頭皮指原則立場不變。

凡此種種都反映一個政治現象,就是泛民於補選時期的進退失據,一切只可以摸着石頭過河,試圖為泛民陣營人士及政團的行為合理化,務求找出重新鼓動民情的鑰匙,但事實擺在眼前,泛民陣營各懷鬼胎,有效監察政府施政的力度每況愈下,只會遭到市民繼續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