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8/2009

播放本新聞相關短片

濟世狂言:維漢兩族不能通婚

我少年時代讀歷史,知道唐代大詩人李白「出生在綿州彰明縣青蓮鄉(即今四川省綿陽北二十多里)」。那個年代,郭沫若最能得時代風氣之先,政治口號有「蘇聯的今天就是中國的明天」,他也就千方百計要證明中國的昨天也源自蘇聯,在他考證之下,說「李白出生於今中亞細亞的碎葉」。說不定今世會有人考證出李白是「疆獨」的祖先。有人力證「明月出天山」的天山不在新疆,而是甘肅祁連山,可見歷史都是糊塗帳。

「疆獨」要炮製「東突厥斯坦共和國」,當然是無事生非,不會成功。若我們強調成吉思汗「滅國四十」後的版圖最合法,真可大長中華民族志氣。毛澤東一九五六年九月接見蒙古領導人達姆巴等人時說:「你們蒙古族是第三個民族。第一個民族是匈奴,它佔了新疆,黃河北部的土地,有的已渡過了黃河。第二個民族是突厥,它佔領了阿美尼亞、保加利亞、南斯拉夫、埃及、希臘等十幾個民族,建了大帝國。但這一民族後來被蒙古族打敗了,因此,蒙古是第三個民族。」此話「佔領」應改為「征服」才對。

「疆獨」問題,本來不成氣候,為何近年變成「大敵當前」?原因很多,其中一個原因是今之中共官員不懂宗教、民族問題如何謹慎處理。如西藏問題,怎麼可以大罵達賴喇嘛是「豺狼」呢?他是宗教領袖,罵了他一個,得罪一大批信徒,魯迅早就教人「辱罵和恐嚇絕不是戰鬥」。

又如維漢兩族,有人主張「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是對維族的大逆不道,因維族嚴禁與漢族通婚。這方面可先請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