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出場routine影響成敗

這幾天,體育版(甚至港聞版)最常出現的名字,大概是「家朗」——贏了花劍金牌的張家朗,還有輸了羽毛球分組賽的伍家朗。

當記者多年,不難發現,很多運動員都有一套賽前routine(習慣),有科學根據也好,迷信也罷,他們覺得,這些小習慣能緩解壓力,帶來好運。曾與港羽雙子——李卓耀和伍家朗談過這個話題,阿耀「嚴重」一點,從去幾次洗手間,喝幾口水,到面壁祈禱後,吻幾下玉佩都有「規定」。家朗呢,先執拾球衣、球拍、乾糧和護膚品,再確認掛飾(御守、手繩、鎖匙扣等)掛好在波袋上。「有次比賽換了新波袋,輸波收場。」當時,他笑笑說。

但這套「routine」,在奧運打亂了,亂得彷彿球場上的,不是我們熟悉的家朗。

他從小被長輩灌輸,要成為世界級球手,就要冷靜自持:「在球場上盡量沒表情,不讓對手猜到我想甚麼。」但前晚,相信不只對手,所有人都看出他的焦慮,如他賽後說的:「今場發揮連平時一半都沒有。」就這樣,出局,5年時間付諸流水。

不論結果也讓我們驕傲

其實,豈止5年?7月初,家朗說過,這屆奧運要「衝成績」:「因為下屆,我已經30歲,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參加,就算參加,也不是黃金年齡。」被列為8號種子,便把目標放在8強,最期盼的,是擊倒丹麥「巨人」安賽龍。但統統毁了。有記者問到將來,他的回答讓人心痛:「我暫時未想到將來目標,也不知道下個比賽幾時,想先沉澱一下。」

我不會對他說加油,失落一個目標,馬上朝着下個目標前進,太勉強了。只想說:「家朗,你沒有做錯任何事,你還是讓我們驕傲的伍家朗。」

採訪手記 許思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