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朱梓鎔帶着亡友名字走下去
朱梓鎔受訪時憶起亡友點滴,禁不住悲從中來。
跟隨FEARLESS遠征上海的朱梓鎔,談起日前離世的嶺大隊友,站在街頭上肩膀顫抖着,傷痛抹不走。哽咽中,惟有這句話清晰不過:「一定要贏冠軍。這是我們送給他最後的禮物。」
對朱梓鎔來說,這個夏天註定不一樣。七月,效力4年的建龍飛馬獲升班資格;八月,嶺大在大專邀請賽全勝出線,朱梓鎔入選全明星隊,迎來首個個人獎項。其後飛了上海兩趟,先是帶領嶺大參加交流賽,至昨日代表香港出戰NBA 5v5總決賽。
「突然很多收穫,大概是收成期吧,有點受寵若驚。」字裏行間沒絲毫興奮,只因嶺大師弟兼隊友日前離世的消息,收成再多,也無法彌補失去。「隊友互傳消息,我才知道這件事。想不通他為甚麼走,為甚麼看不開……他在球隊群組說過一些奇怪的話,當時以為開玩笑沒有理會,如果回應了,或者他還在我們身邊。」師弟在隊友眼中是位「開心果」,因為學業問題,無法參加上海交流賽,「大家覺得拋下了他,但他還來送機合照,說『沒關係,明年再來』。」
盼獻上冠軍作道別
回憶早在大專前交織,師弟曾在建龍飛馬跟操,「他善良單純,肯學肯拚……」此時淚水奪眶而出,朱梓鎔聲嘶力竭中說着「不好意思」,不知說給我們聽,還是天上的那個人。「我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爭取好成績。」帶着逝者名字落場,4強不夠,獎牌不夠,希望贏下冠軍送給這個好朋友,祝福他在天堂沒有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