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金融開放

市場傳說,美國正考慮是否要攻擊香港的聯繫匯率,以此來制裁中國。《港區國安法》只不過是美國的藉口,即使沒有國安法,美國對付中國的方案中,香港是必攻之地,而聯繫匯率是香港的軟肋,容易攻擊。香港沒有工業,金融是命脈,而金融的基礎是匯率穩定。打擊港元匯率便是打擊香港整體經濟,也是破壞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信用基礎,牽一髮而動全身,用香港來動搖中國內地。

港元是與美元掛鈎,但美元的供應不在香港,用聯繫匯率的人為利率機制來穩定美元的供求,防止匯率受衝擊,可利率提高帶來的代價不輕。對付國際上一些投機資金尚可,例如第一次金融危機時期,但是對付美國國家級力量的攻擊卻不易,只能寄望美國不會把摧毀香港的匯率與金融體作為目標。但如果中美新冷戰演變下去,美國未必不會把香港金融摧毀來達到顛覆中國政治、經濟的目的。

香港聯繫匯率的安危,也是香港整體安危繫於美國敢不敢與中國作決死之戰。不敢的話,投機性的衝擊只會製造出一些困難,無損於香港整體金融。香港的情況是,由於長期在英、美體制內發展,香港的金融包含頗大的美國及其他國家的利益,綑綁一起,使美國有投鼠忌器之慮。而且香港是國際資金二十四小時運作的一環,新加坡不易完全替代香港這方面的功能。美國及其他國家的金融會擔心香港一環突然崩潰,給全球及它們帶來巨大災害,因此不能不保住香港這一國際金融中心。

可是,香港金融的國際資金比重日減,新加坡積極與香港競爭,也應有與美國合作之嫌。香港挾國際以自恃可能並不長久。為了在中美新冷戰中自保,香港應急迫地開闢金融的新領域,一是迅速參與中國的CIPS結算系統,減少美國藉SWIFT系統的攻擊。

二是擴大人民幣離岸市場的規模與比重,香港應發展金融的二元結構,一元是現有與美元掛鈎、屬美元體系的港元,另一元應是人民幣,甚至讓港元與人民幣一併作為香港非正式的雙貨幣。

三是提升香港金融的國際化,避免過度的內地化造成被美國攻擊的風險。國際化的對象應是中國第一貿易夥伴的東南亞各國,以及新興的「一帶一路」國家。國際化的同時降低英、美的比重,或可借RCEP(區域經濟協議)發展為區域的國際金融中心,與日本、南韓、東盟多邊合作,進一步開放金融體系。

這是以進為守來應對美國的可能攻擊,真能做到也是香港的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