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港聞
封關擠牙膏 香江淪疫港
正當武漢肺炎疫情在港持續擴散之際,一艘載有一千八百多名乘客並曾有確診病人在船上停留的郵輪「世界夢號」,昨日被台灣高雄拒收後返回香港靠岸,全城為之震動,林鄭政府這才如夢初醒,驚覺郵輪碼頭也是播毒缺口,急忙宣布即時關閉兩個郵輪碼頭,並從後日開始,所有從內地來港人士均須強制隔離。踢一踢、動一動,封關防疫如同擠牙膏一般,愈封愈漏、愈防愈亂也就不足為奇。
「世界夢號」曾接載八名確診患者,儘管衞生署強調所有患者已在內地南沙落船,目前船上乘客九成是香港人,所有人均報稱沒有和八名患者有直接接觸,但因為船上三十名員工曾出現不適,當中三人發燒,故當局已將三人分送兩間醫院隔離,其餘船員則在船上取樣測試,乘客則要填寫健康申報及檢測體溫,暫時不准落船。特首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同時宣布,啟德及海運大廈兩個郵輪碼頭即時關閉。
與此同時,港府引用《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制訂附屬法例,所有從內地抵港人士於本月八日凌晨零時起,入境後必須強制隔離十四日,惟如何隔離、在哪裏隔離、是否有足夠隔離營和足夠電子追蹤手帶等,林鄭和食衞局局長陳肇始語焉不詳,只推說容後公布,明顯未有全盤計劃,一切只是急就章,更遑論距離法例生效還有兩日,內地客及在內地港人會否趁此「空窗期」盡情湧港逃避隔離,不能不令人懷疑。
拖泥帶水 進退失據
人們不明白的是,多名傳染病專家早已警告港府必須壓縮中港兩地人流,封關要果斷,惟廢官依然猶豫不決,拖泥帶水。可以看見,港府防疫措施進退失據,由上月三十日實施局部封關,即關閉六個口岸,被轟為不湯不水;到迫於醫護罷工壓力,本月四日再關閉羅湖、落馬洲、皇崗和港澳碼頭;再到出現患者死亡並有「帶毒」郵輪壓境,急忙封多兩個碼頭和推出強制隔離措施,全部都是擠牙膏式做法,輿論罵得兇便行多步,醫護鬧得兇便跪多兩步,就是不肯直接乾脆一步到位,連實施強制隔離也要大耍拖字訣,所為何來?是唯恐民怨還不夠沸騰,還是廢官嫌自己還不夠面目可憎?
小學生都知救人如救火的道理,防疫抗疫是分秒必爭的事,何況香港已出現無外遊史的社區感染個案,更顯阻截中港人流刻不容緩,這亦是有科學支持的做法,偏偏港府前怕狼後怕虎,無承擔無腰骨,研究復研究,檢討復檢討,拖得一日算一日,說穿了是官僚作風作祟。過去無風無浪尚且令本港競爭乏力,現在正值生死存亡,如此作為怎麼可能不令香港陷於水深火熱之中?雖然林鄭死撐加強封關後效果「立竿見影」,但事實卻是一天仍有二萬八千多人次從深圳灣口岸及港珠澳大橋入境,從機場入境更有逾四萬人次,會否造成播毒隱患,不言自明。
一滴水看世界,一個口罩、一卷廁紙更看穿港府無能。繼搶口罩、搶大米後,昨日市面又出現瘋搶廁紙風潮,網上謠傳廁紙即將缺貨,為免淪為一罩難求的翻版,多家超市的廁紙被市民恐慌性搶購一空。這反映了甚麼?反映了人心虛怯,反映了市民對政府的信任直插谷底,寧信網上謠言也不信政府。這也難怪,陳肇始早前巡視多區,還大言不慚說「口罩供應正常,價格尚可」,結果不旋踵即全城斷貨,人們為求有一罩救命,餐風宿露半夜排隊也在所不惜。正因為廢官永遠後知後覺,落後民情,弄致誠信蕩然,民望破產,還怎麼可能得到市民的信任?
澳門措施 快人一步
天下之事,以為無足慮,則必有大可慮者。回顧疫潮爆發至今,港府一開始便掉以輕心,以致一步錯,步步錯,怨聲載道,黑暴和醫護更乘機發難,局面亂上加亂。反觀一橋之隔的澳門,推出防疫措施快人一步,特首賀一誠更豪言「市民生命優先,經濟次之」,連經濟命脈的賭場也毫不猶豫關閉半個月以遏止疫情擴散,澳門居民不愁口罩供應,同香港防疫一塌糊塗不可同日而語。連濠江這位昔日小弟也看不起香港這個大哥,當地衞生官僚甚至拿香港醫護罷工褒澳貶港,港府廢官之廢,已到了令港人蒙羞的地步。
不管怎麼說,病毒不等人,第一位死者已經出現,社區感染亦已成為事實,愈來愈多地區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菲律賓禁止港人入境,台灣亦要求港人隔離,香港儼然生人勿近的疫港。港府不可靠,港人更要靠自己,無奈社會撕裂嚴重,政治病毒比武漢肺炎更可怕,天時地利人和皆缺,香港還能打好這場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