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進退失據

武漢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席捲全國,林鄭月娥領導下的特區政府應對的表現顯得手足無措,似乎缺乏全盤應對策略。看來,繼反修例風波一役,特區政府將再次陷入另一場公關大災難,又一次民心盡失。

在處理香港與內地人流往來上,特區政府一直猶豫不決,未見有明確管制措施,例如是否加強檢疫、強迫申報,必要時強制性隔離,又或者索性封關?一方面切斷新型冠狀病毒源頭,另一方面避免本地通過人傳人方式傳播。其中最有效的方法,是全面封關,封鎖香港與內地之間的人流和物資往來。對封關建議,特區政府起初一口拒絕,但在輿論壓力之下,幾天後卻表示可以考慮,會逐漸收緊兩地來往管制,可見其措施未有深思熟慮,舉棋不定,進退失據。

特區政府開始時強調繼續開放兩地人員來往,但會加強檢疫,強迫申報,同時禁止武漢訪客入境。不過,在實行上卻顯得管制鬆懈,據在口岸採訪的記者報道,各關口只是把香港居民和外地旅客分流,但火車上未見派發健康申報表,關口的衞生署職員除了例行的探熱槍檢查外,只是要求旅客自己口頭申報是否來自武漢,或者有否到過武漢,完全是由入境者自願申報,亦未見採取有效方法核實。

這種自願申報辦法其實不一定有效,曾經去過武漢者為了避開被追蹤、隔離或遣返,可能蓄意隱瞞,如果有人在病毒潛伏期入境後,接觸其他人士,引致他人發病,就更加無法追查和截斷病毒源頭。特區政府宣布的最新部署,是封閉部分連接內地的關口,但主要部分仍然繼續開放,顯得不夠斬釘截鐵。

其實,就算維持對內地口岸開放,也可以實行分流措施,把內地省市地區按疫情等級分類,最高危省市的居民一律拒絕入境,或者接納入境後一律送往禁閉營,限時出境;中等高危省市的居民先接受十四天隔離觀察,證明健康情況良好,才准許按一般入境人士辦法進入;香港居民如果沒有任何病徵,凡是去過高危省市的也一律接受十四天隔離觀察,去過非高危省市的只需填寫健康申報表,方便日後追蹤。

林鄭政府的最大問題,是在口岸管制上完全依賴傳染病專家的意見,毫無政治考慮,開始時擺出強硬姿態,但當反對派鼓動群眾施壓時,又手忙腳亂,開始退縮,但又退縮得不徹底,結果兩面不討好。他們到底算是從善如流,還是缺乏全盤計劃,只是見步行步?反修例風波如此,武漢肺炎事件的應對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