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止暴縮頭烏龜 區選鴕鳥政策

香港自有地區直選以來,選舉事務處都會大力宣傳「三公」原則,即公開、公平、公正。廉政公署亦嚴格執行防止選舉出現舞弊及非法行為的條例,進行監督和執法。行之有效,公眾亦有信心選舉可以在「三公」的情況下進行。可是,下月二十四日舉行的全港區議會選舉,卻是處在與香港自有直選以來完全不一樣的社會秩序和社會環境,這是暴亂或暴動中的選舉。

黑色恐怖 難保公正

回歸以前的港英政府推行代議政制改革,由區議會選舉揭開地區直選的先河,到三級議會選舉、再到香港特區成立二十二年本屆區議會換屆前的各次各種議會選舉,都是在社會和平有秩序、治安環境良好的情況下舉行。市民都可以在完全沒有任何威脅、任何恐懼的平和社會氣氛下,享受完全自由的參選或投票選擇的民主權利。對此,法律都給予充分的保障,體現各相關政府部門有效維護法紀、監督選舉活動依法進行。

筆者從香港有區議會地區直選開始,便積極投入社會參與,先助選後參選。從九一年當選區議員後,先後當選和被委任過區議會、市政局、立法會等凡廿八年,今年底交棒結束議會服務,幾十年各種風風雨雨的選舉情況,都親歷其境。但是就從未見過在全港仍處在暴亂或暴動中舉行的地方議會改選,更加從來沒有見過全港全面騷亂、全港持續逾四個半月暴亂或暴動不斷升級下,可以如常進行大規模及全面性的民間投票選舉。特別奇怪的是,特區政府各行政部門和執法機構在黑色恐怖下「泥菩薩過江」,連自身都難保下,如何保障全港投票選舉活動,包括由法定提名到選舉投票日整個過程都可符合公開、公平、公正的「三公」原則?

可能正是由於特區政府未經歷及應付過暴亂中如何進行全面地區性分區直選,竟然對此嚴重政治危機視而不見,不作充分評估,也沒有任何預案,只是「一本通書」按法例定出日期進行,極其量只是預告投票日若不能進行投票,便延遲一周舉行,真是「港產鴕鳥」,避重就輕,以為把頭埋在沙堆中,便「天下太平冇事囉」!

大家都有目共睹和切身感受,黑色恐怖下,黑衣蒙面暴徒成群結隊的招搖過市、橫行霸道、打砸搶燒、非法遊行集會、反覆破壞公共交通設施、不斷縱火、搗毀和搶掠公共交通設施、商戶、銀行及議員辦事處,不斷襲擊警署放火圍攻、不斷把傷害人命的暴力行動升級、不斷使用油漆彈、鏹水彈、汽油彈、遙控炸彈,以及各種致命武器要置警員和市民於死地,黑色恐怖已置全城於人心惶惶不可終日,嚴重撕裂全社會,難道政府做了縮頭烏龜看不到?

在黑色恐怖的「寒蟬效應」下,有參選人被恐嚇起底欺凌,有多位參選人被打受傷、有參選人被連儂牆長期抹黑攻擊、有黑衣人恐嚇商戶「識做」,否則被「裝修」,引致選舉宣傳海報不獲公平張貼,有黑衣人洗樓逼住戶表態支持「革命」,否則被「裝修」,更不要說早已有逾百間議員辦事處屢被搗毀或燒毀得滿目瘡痍了。

黑色恐怖的暴亂一天未停且日益加劇,試問選舉怎得公正、公平、公道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