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2009

播放本新聞相關短片

衞署防疫先卸責 市民打針無信心

豬流感第二波隨時殺到,首批五十萬劑疫苗將於本月抵港,但由於豬流感疫苗可能存在的嚴重副作用,卻讓不少市民望而生畏,尤其是當局突然要求市民及醫務人員注射疫苗前簽署同意書,更是火上加油,人們自然而然地馬上聯想這是否暗示疫苗安全性不高,當局怕出事又不願負責任,所以要求市民先簽「生死狀」,一切後果自負?

市民對注射豬流感疫苗心生恐懼,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事實上,美國、中國內地、台灣、英國、法國等先行注射疫苗的地方,先後發生接受注射者死亡、癱瘓或流產等問題,再加上豬流感疫苗臨床實踐的時間不長,說不定還存在醫學上暫時沒有能力發現的其他隱患。兩害相權取其輕,畢竟大部分豬流感的症狀相對輕微,人們在注射疫苗前必然考慮再三,有沒有必要冒這個風險。

在這種情況下,衞生署格外要求注射者預先簽署同意書,又不敢公布內容,更加重了市民的擔心。以前打流感針只要口頭同意而毋須親自簽署,現在多此一舉,不能不令人懷疑港府本身對疫苗信心不足,所以要求市民白紙黑字簽署同意書,風險自負。鑑於港府卸責滑頭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市民將同意書視為生死狀,乃是自然不過的反應。

臨場心怯,向來是兵家大忌,如果將對抗豬流感視為一場戰爭,那麼港府未上場已暴露心虛之態,這場抗疫之戰結果如何,已不言自明。面對種種質疑,衞生署官員昨日為同意書解畫,指目的是讓市民了解自己是否高風險人士,提醒疫苗可能帶來的副作用,再加上市民對新疫苗了解不多,所以推出相關措施。有關官員又稱,新疫苗的風險與季節性流感疫苗相若。不過,當局始終沒有回答,萬一市民注射疫苗後發生不測,政府是否承擔責任,或承擔甚麼樣的責任。

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港府要說服市民接受疫苗並不是沒有辦法,首先是加強宣傳,讓市民了解其風險到底有多高;其次是高官帶頭注射疫苗,以示對疫苗的信心。試想想,高官一個個勇敢走出來袒露胳膊,面無懼色率先接受注射,必然能起到鎮定人心的作用。可惜,迄今為止,除了個別衞生官員聲稱願意「以身作則」外,其他符合優先注射條件的官員均模棱兩可,白白喪失做公關宣傳的好機會。

在面對關乎公眾利益的大事時,高官應該有身先士卒、勇上火線的風範,要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犧牲精神,何況注射疫苗是為了身體健康,並非入地獄那麼可怕,高官連一丁點風險都不敢冒,難怪市民對疫苗信心不足。

我們還想指出的是,市民對注射疫苗有疑慮,並非完全擔心疫苗本身的風險,而是對整個公共醫療體系無信心。本港醫療事故不絕於耳,打錯針、輸錯血、開錯刀、落錯藥等嚇人事故層出不窮,無奇不有,就在不久前,健康院為兒童補種肺炎鏈球菌疫苗卻派錯退燒藥,至少有一百多名兒童受害。現在,本港有五類高危人士可獲優先注射疫苗,涉及二百萬人,誰能擔保注射過程中不會出錯呢?誰能保證疫苗不會遭到污染呢?萬一發生事故,誰來承擔責任呢?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本港醫療事故實在太多了,市民心有餘悸,對醫院望而生畏,避之則吉,實在迫不得已才上醫院打針配藥。因此,注射豬流感疫苗雖然是一件好事,但由於港府喪失誠信,由於高官事事卸責在先,因此好事很可能又辦成壞事。可見豬流感病毒固然可怕,惟在許多人心目中,沉疴不起的公共醫療體系簡直比病毒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