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平林×鄭慧森 女攝實錄

女生像萬花筒,少許轉變,已能生出N個可能性,以鏡頭對焦,更是可塑性極高的題材,難怪女像攝影(簡稱女攝)歷久不衰,醉心鑽研者不計其數,像荒木經惟、Brigitte Carnochan、Marc Lagrange……

沈平林(Jimmy)與鄭慧森(Iris),一個因攝影系列《東京女孩》而備受注目,一個是本地女子攝影學校《文藝女生》的「校長」;面對那些能隨時流露不同神韻的女主角,二人堅持求「真」,以鏡頭引導主角卸下華麗包裝與虛假面具,展現女性的真善美。

女性是一種美

舉起鏡頭,只因拍攝對象吸引,究竟女性對二人來說有何吸引力呢?Jimmy說:「每個女生都很不同,在鏡頭前,有些人很易拍,因她接受自己的一切,表現得自然兼自信;有些人則傾向收藏自己,刻意掩飾或表現出另一面。其實對男性而言,女性本身就是一種美,毋須任何包裝,因她們擁有男性欠缺的特質……在我眼中,女生要接受自己,表現出自信,才會美,要是把真實隱藏起來,只會令人感到不舒服。」

身為被談及的一分子,Iris也很認同女生要有自信,才能表現出一份自然美:「女生像月亮,有陰晴圓缺的變化,不會老是悲傷,也不會長期Hyper,經常在情緒高低之間來來回回,換個角度來說,女人是可愛、成熟、溫柔、上進、憤怒等不同面向的綜合體,像打麻雀一樣,視乎甚麼時候出甚麼牌。我喜歡忠於自我的女孩,感覺像被一道光包圍着,她的美來自個人的想法,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並相信自己,不易被動搖,但又並非頑固一類,懂得接受別人的意見再加以消化。」

眼神如測謊機

很多女生都希望身邊的另一半懂得攝影,能把自己最美的一刻自然定格。其實拍攝的過程就像談一場戀愛,拍攝者與被攝者因一個鏡頭連繫起來,繼而產生微妙的互動。對二人來說,眼神接觸是互動的第一步,Iris更認為,眼睛猶如測謊機,可透視女生的真面目:「肢體動作可發出訊息,但未必人人懂得運用和解讀。香港的女生習慣將自己隱藏,惟有一雙眼睛是隱藏不了。眼睛可以反映一個人的性格,眼神更會隨着對話而慢慢轉變,所以眼睛是測謊機,可以讓人找到真實。」Iris續指,每個女孩都要扮演多重角色,例如在上司前是女中豪傑、在男友前是小鳥依人,當習慣變成自然,她們或許已分不清何時是扮演、何時是真實,因此要令女生展現真我,必須讓她放輕鬆:「我會找些問題打開話匣子,像『你最開心做甚麼?』、『你有夢想嗎?』等等,問甚麼不重要,重點是彼此之間有溝通,因為相中的故事,就是我和她之間的對話,意識像剛開始的Dating!被攝者未必有這樣的意識,但透過對答,可讓她們更了解自己。」

坦誠感動對方

曾在東京街頭「捕獲」逾百名女生的Jimmy,「談情」經驗豐富,他認為,要誘發女主角表現出最自然的一面,不能太着迹,要是準備了全套閃光燈、腳架、長鏡頭,表現一副「我嚟影你啦!」的姿態,一般女孩都會有戒心,怕自己會出醜。「攝影是對時空的觀察和感受,屬於一種自我表達,多於記錄一個事物的表面。我拍攝目的不在於記錄這個女仔的模樣,或者她有多美,而是借助她的反應,揭示當下我對她的一些想法,是一種潛意識的反射,表達我的世界觀,讓觀眾通過作品發現我是一個怎樣的人。以我的經驗,相機愈小愈好,可讓女生感覺輕鬆一點,像在跟我拍拖般。街拍的方式很不錯,不用打燈,毋須反光板,一路走,一路傾,一路影,過程最重要,讓她覺得你有誠意去認識新朋友,你的坦誠,對方會感受到。此外,拍攝時過於理性地分析,可能會缺少Magic,所以我盡量保持腦袋空白,抱着愛和熱情,勇敢地按快門,只要專注於當下,任何地方、任何時刻都可以有美麗的瞬間。」

刺激女生思考

Iris常帶學生四圍拍攝,試過到南生圍扮文青女孩,對她來說,出走是讓女生尋回自然的秘訣。「玩是很有用的方法,人只要快樂,心情就放得開,拍出來的相片定必自然悅目!我會帶學生去海灘、草地等,讓她們野餐、放風箏、吹泡泡……大自然最易帶動歡樂氣氛,你影我,我影你,可令她們忘記鏡頭……其實過去我一直嘗試用各種方法帶動女生攝影,皆因很多女生都會在生活中迷失自己。我有很多年輕學生任職律師、會計等工作,礙於專業需要,大部分時間要令自己的打扮、談吐變得成熟,當你大部分時間要扮演某個角色,每天穿着套裝上班,直至發覺連悠閒服都只得黑白灰的時候,你還會記得真實的自己是怎樣嗎?我希望透過拍照,刺激女生思考自己的可能性,用鏡頭幫她們尋回真我!」

自拍也要求真

近年興起Selfie文化,不少女生均在過程中悟出一些必殺技——45度角、三七V面、可愛表情等等,確保自己能以完美姿態示人。「人需要存在感,跟人分享Selfie的相片,就是要向大家表達一個訊息:我存在!我明白女生為何要Selfie,因為悶和寂寞。自拍就是跟自己玩,何不構思不同的拍攝手法?可以玩遙控、校時間,甚至角色扮演,比沉溺於45度影自己更有趣。」聽到Iris的見解,Jimmy即時作出補充:「現在要影出一張靚相,太容易了,隨時可以用濾鏡去美化事物,其實這是一種包裝。當你太過沉迷Selfie,某程度反映你缺乏自信,需要用它證明自己的存在。任何人都可以參與拍攝是一件好事,但訂立一個命題更重要。與其選擇最靚的角度,不如盡量對自己坦白,嘗試不執相,學懂接受自己,鼓起勇氣給大眾認識你是個怎樣的人。說起Selfie,我想起日本攝影師澤田知子,她喜歡扮演不同人物,如一人分飾30角,影班相、扮Lolita,好勁!」換句話說,Selfie有其存在意義,視乎你如何利用它,女孩們,知道了怎樣呈現美感嗎?

沈平林Profile

三藩市藝術學院攝影系畢業,再於紐約柏克萊藝術學院修讀藝術碩士,回流香港後,一度放棄攝影,及至2004年得到荒木經惟及細江英公鼓勵,才重拾相機。現為廣告界的攝影紅人,個人藝術作品《東京女孩》(Tokyo Girls Alone)備受歡迎。

個人網站﹕www.jimmymingshum.com

鄭慧森Profile

英國倫敦藝術大學畢業,主修攝影,曾於雜誌社、電影公司、廣告及多媒體創作公司任職,2011年成立《文藝女生》(FeminArt),專為女生開辦攝影課程,並經常走訪不同機構分享理念,引導女生用攝影認識自己。

個人網站:www.feminart.hk

撰文:江蔚賢

部分攝影:胡振文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場地提供:Open 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