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金遷論:人幣貶值風險被高估

近來中港股市再次偏軟,相信內地普遍同預期人民幣而出現走資潮有關,而人民幣是否真的那麼弱不禁風?

剛從美國出差回國的張先生,正準備還款時,對着新鮮出爐的信用卡帳單有些發懵。發卡行給他在美國刷卡消費的人民幣還款額,竟然是採用了7.0063元人民幣兌1美元的匯價!

在最近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直徘徊在6.95附近的情況下,「破七」的匯價似乎頗為令人費解。對此業內人士指出,考慮到匯價結算等商業因素,當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局部領域「虛破」7的關口並不意外。

從這一點上說,人民幣實際匯率即使在未來突破整數7的重要關口,也並不意味着任何恐慌拋售的來臨。在人民幣持續邁向市場化的目前階段,匯率市場化也正向着「脫敏」的新常態進發。

匯價波動仍屬正常

近期不僅一些在境外消費的人士遭遇到人民幣匯率「虛破」7關的情況,部分習慣於「海淘」購物的消費者,也曾出現過商家對代購境外商品計價時,採用明顯高於7水平的人民幣匯率。一些發卡銀行在將境外刷卡消費額計算時所採用的「高外幣匯率」,背後可能是由於中國銀聯在結算時採用了「結算加點」和「加掉期匯價」方式。

一方面,銀聯給出的匯價只是面向商業銀行銀行卡客戶給出的清算價,考慮到還款期的滯後因素,以及人民幣即期匯價當時偏弱的表現,中國銀聯當時掛出的境外消費或取現匯率出現「破七」的情況並不算異常。

最近無論是券商還是商業銀行,絕大多數主流研究機構預測的明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波動區間下限,普遍都在7以下。從深度參與銀行間外匯交易的金融機構角度來說,「破七」與否,顯然不是一個值得重視的投資命題。投資者更關心的是,未來人民幣匯率是否會出現超出預期的波動。

不會影響人行幣策

業內人士指出,人民銀行在人民幣匯率上的政策目標,主要集中在推進「漸進可控的匯率波動」、防範資本項下是否出現大量違法違規的跨境資本流出、做好有關人民幣匯率的預期引導,而不是人民幣匯率是否「破七」。

對於人民幣匯率遠期表現,目前各主流金融市場反映的投資者預期仍保持平穩。當前,無論是境內銀行間外匯市場、境外香港CNH市場,抑或是美國的NDF市場,人民幣未來一年的掉期、遠期匯價的預期下跌幅度十分有限。整體而言,悲觀投資者顯然已過度高估了明年人民幣可能面對的貶值風險。

中資基金經理 姚遷(作者為註冊持牌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