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7/2009

播放本新聞相關短片

冷眼旁觀:年輕多元的聲音

早上,「七一」巡遊是一場有組織的匯演。巡遊有官員捧場,有充足資源,巡遊很一致性,大家搖着小旗,穿着齊整的邁進。相反,下午的遊行卻是「兩無」,無資源也無單一組織,參加者帶着不同的期望和訴求進入維園。「七一」遊行愈來愈多標語、道具、旗海,特別是外傭工作者的隊伍,最為色彩繽紛。

「七一」遊行是全年最具規模的市民集會,是社會「壓力煲」憋了一整年終於把怨憤都爆發出來的一天。「七一」是社會運動的縮影;在這天,最小眾的議題和關注組都不能缺席,因為「七一」讓他們的爭取有了更高和更廣的平台。

「七一」過後,焦點是遊行人數只有七萬,比預期人數低;而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和警方的數字更低,只有三萬人左右。也許政府認為是自己的策略成功,例如把政改方案等具爭議性的議題押後,還有派糖八百多億元。我想,前天氣溫高達三十二度,遊行人士在維園「禿頭」曬了兩小時才出發,在這樣的天氣下仍有三萬人堅持遊行,這是個大數目。這數字背後代表的多樣化怨氣和訴求,橫跨所有政策局,請政府不要掉以輕心。

我前天在現場有兩方面的觀察。其一,遊行人士趨向多元,年輕朋友多了,是誰召集他們,是透過網絡?他們興高采烈、情緒高漲,他們的怨氣從何而來,是對前途徬徨和不肯定?這是一顆強大的炸彈,政府不可視而不見。其二,遊行人士非常慷慨有心,不同團體沿着軒尼詩道設置街站,大家不用「嗌咪」,只要有人靜靜的抱着錢箱,就會有人用善意和支持的眼神把紙幣塞進錢箱內。

政府的回應,是一貫歡迎巡遊和空洞的「尊重市民遊行及發表意見,非常重視當中表達的訴求」。但如何重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