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 立 樂 隊 Tat Flip 經 歷 聚 散 更 團 結
聚 散 離 合 本 平 常 , 對 樂 隊 來 說 , 是 必 經 之 路 。

9 年 「 夾 Band 」 生 涯 , 獨 立 樂 隊 Tat Flip 有 舊 人 離 開 , 有 新 人 加 入 , 散 聚 過 後 , 剩 下 繼 續 的 , 就 叫 做 團 結 。

撰 文 及 攝 影 : 林 海 雲

Band 友 離 合 平 常 事
經 歷 成 員 離 隊 有 甚 麼 感 覺 ?

榮 : 以 前 覺 得 好 大 件 事 … … ( 不 歡 而 散 ? ) 不 是 。 ( 因 了 解 而 分 開 ? ) 對 呀 對 呀 , 原 來 他 們 ( 離 隊 的 主 音 歌 手 和 低 音 結 他 手 ) 與 我 們 的 音 樂 取 向 不 同 ; 我 們 甚 麼 都 喜 歡 玩 和 聽 , 他 們 會 聽 不 同 種 類 音 樂 , 但 不 可 以 玩 ; 他 們 選 擇 組 另 一 隊 樂 隊 , 玩 他 們 的 音 樂 , 我 們 繼 續 做 自 己 的 音 樂 , 出 我 們 的 唱 片 。

在 那 個 階 段 , 學 到 甚 麼 ?

榮 : 初 時 想 , 為 甚 麼 大 家 一 起 玩 了 那 麼 長 時 間 會 這 樣 呢 ? 後 來 , 才 明 白 聚 聚 散 散 是 「 夾 Band 」 一 部 分 , 很 自 然 的 。

威 : 我 們 學 到 怎 樣 維 繫 、 合 作 、 組 織 一 隊 樂 隊 。 離 離 合 合 好 平 常 , 合 作 不 來 就 要 分 開 。

身 為 「 中 途 」 加 入 成 員 , 你 ( 曾 懷 恩 ) 有 甚 麼 感 覺 ?

恩 : 組 樂 隊 最 重 要 大 家 配 合 , 講 求 整 體 , 不 可 固 執 地 一 定 要 這 樣 那 樣 。 加 入 初 期 , 有 點 壓 力 , 畢 竟 他 們 已 建 立 了 一 些 東 西 。

新 專 輯 有 多 首 情 歌 , 比 以 前 沒 那 麼 憤 怒 、 控 訴 , 為 甚 麼 ?

威 : 我 們 十 多 歲 開 始 「 夾 Band 」 , 要 發 洩 、 控 訴 的 東 西 都 做 過 , 現 在 心 智 較 成 熟 , 不 用 為 鬧 而 鬧 , 有 看 不 過 眼 的 東 西 自 然 有 感 而 發 。

榮 : 人 會 長 大 , 身 邊 的 人 、 社 會 都 變 了 ; 玩 音 樂 跟 做 人 一 樣 , 要 進 步 , 我 們 經 歷 的 東 西 轉 變 了 , 為 甚 麼 音 樂 不 可 以 變 ?

團 隊 精 神 最 重 要
你 們 有 沒 有 「 正 職 」 , 怎 樣 維 生 ?

威 : 結 他 算 不 算 「 正 職 」 ? 一 天 二 十 四 小 時 , 一 個 人 怎 能 兼 顧 那 麼 多 ? 每 天 上 班 , 下 班 後 「 夾 Band 」 , 嘩 , 好 辛 苦 , 做 不 到 ; 以 前 試 過 , 抉 擇 過 , 上 班 就 不 夠 時 間 玩 音 樂 , 最 後 寧 願 犧 牲 工 作 時 間 ; 現 在 靠 做 些 「 散 工 」 , 例 如 結 他 , 也 開 製 作 公 司 , 希 望 幫 人 錄 音 , 看 看 有 沒 有 「 出 路 」 。

得 多 還 是 失 多 ?

威 : 得 失 都 多 , 可 說 是 成 正 比 , 總 算 能 面 對 , 不 至 於 為 生 計 而 放 棄 音 樂 。 我 很 佩 服 街 頭 賣 唱 的 人 , 可 能 有 人 覺 得 他 們 混 飯 吃 , 但 拿 樂 器 在 路 人 前 表 演 絕 不 容 易 。

組 樂 隊 能 體 會 團 隊 精 神 可 貴 ?

威 : 合 作 好 重 要 , 一 個 人 全 部 做 得 到 就 不 是 Band ( 樂 隊 ) 或 組 合 啦 , 難 道 左 手 彈 結 他 , 右 手 彈 低 音 結 他 , 左 腳 打 鼓 嗎 ? 不 可 能 。 錄 唱 片 可 以 逐 個 樂 器 部 分 做 , 但 Band 的 力 量 在 於 現 場 「 夾 」 出 來 演 奏 , 幾 個 不 同 崗 位 的 人 撞 出 來 的 火 花 。

榮 : 演 出 時 , 每 位 隊 員 在 同 一 時 間 出 力 , 看 到 他 們 汗 流 浹 背 , 其 實 自 己 亦 滿 身 大 汗 , 然 後 互 瞟 一 眼 , 笑 一 笑 , 這 種 大 家 用 汗 水 換 回 來 的 感 覺 盡 在 不 言 中 。

勝 出 比 賽 增 信 心
最 初 , 你 們 常 參 加 樂 隊 比 賽 ; 怎 樣 看 比 賽 這 回 事 ?

榮 : 以 前 很 少 樂 隊 比 賽 ; 我 們 1994 年 組 隊 , 玩 到 98 年 才 敢 「 玩 」 比 賽 。 那 四 年 , 我 們 都 是 「 閉 門 」 自 己 練 、 玩 , 漸 漸 覺 得 我 們 達 到 應 有 水 準 , 我 就 拿 了 參 加 樂 隊 比 賽 的 表 格 , 嘉 威 的 反 應 是 : 「 行 不 行 呀 ? 不 是 鬧 玩 嘛 ? 」 我 說 : 「 玩 啦 , 反 正 我 們 沒 機 會 表 演 。 」 組 了 幾 年 樂 隊 , 「 困 」 了 那 麼 久 , 好 渴 望 站 在 舞 台 上 、 觀 眾 前 表 演 。 一 次 比 賽 有 五 十 多 隊 參 加 , 另 一 次 有 三 十 幾 隊 , 兩 次 都 勝 出 , 覺 得 獲 肯 定 。

威 : 比 賽 是 很 大 動 力 。 那 時 開 始 , 家 人 明 白 , 兩 個 仔 經 常 夜 歸 , 原 來 不 是 去 了 浪 蕩 , 而 是 認 真 對 待 比 賽 、 音 樂 。 他 們 開 始 對 我 們 有 信 心 , 不 再 覺 得 玩 音 樂 是 沒 用 的 。

現 在 組 樂 隊 , 覺 得 生 不 逢 時 嗎 ?

榮 : 有 想 過 ; 香 港 不 是 一 個 適 合 樂 隊 生 存 的 地 方 。 外 國 流 行 音 樂 文 化 「 主 流 」 就 是 樂 隊 , 但 香 港 不 是 , 中 國 大 陸 更 視 樂 隊 為 反 叛 、 有 煽 動 性 , 窒 息 了 發 展 空 間 。

維 繫 一 隊 樂 隊 , 最 需 要 甚 麼 ?

威 : 好 需 要 令 別 人 接 受 我 們 ; 經 甚 麼 途 徑 也 好 , 做 音 樂 , 始 終 要 有 人 聽 、 有 聽 眾 接 受 、 支 持 。

Tat Flip 樂 隊 簡 介
1994 年 組 成 , 原 有 四 人 , 98 年 參 加 「 蒲 窩 」 全 港 青 少 年 樂 隊 比 賽 獲 「 最 佳 原 創 歌 曲 」 及 「 最 佳 改 編 歌 曲 」 金 獎 ; 同 年 獲 最 後 一 屆 「 嘉 士 伯 流 行 音 樂 節 」 金 獎 及 特 別 獎 等 。 2000 年 獲 Beyond 樂 隊 賞 識 簽 約 成 為 「 二 樓 後 座 」 製 作 公 司 首 隊 樂 隊 , 推 出 首 張 專 輯 《 吹 What 》 。

其 後 結 他 兼 主 音 歌 手 許 嘉 威 與 鼓 手 許 嘉 榮 兩 兄 弟 約 滿 「 二 樓 後 座 」 後 , 自 資 設 立 音 樂 工 作 室 , 與 新 加 入 的 低 音 結 他 手 曾 懷 恩 重 組 Tat Flip 。 2001 年 自 資 出 版 第 二 張 專 輯 《 古 靈 精 怪 》 ; 上 月 推 出 最 新 專 輯 《 Simple Life 》 。





鼓 手 許 嘉 榮 說 : 「 組 樂 隊 後 , 發 覺 弟 弟 ( 許 嘉 威 ) 不 再 只 跟 我 走 , 有 自 己 的 想 法 , 看 到 彼 此 在 成 長 。 」


寡 言 的 低 音 結 他 手 曾 懷 恩 說 : 「 以 前 , 自 我 好 強 , 甚 麼 也 『 收 埋 』 , 加 入 樂 隊 後 , 學 懂 合 作 、 溝 通 ; 以 前 , 以 為 大 家 相 識 那 麼 久 , 會 知 道 彼 此 想 甚 麼 , 原 來 , 有 些 東 西 必 須 講 出 來 的 。 」


主 音 歌 手 兼 結 他 手 許 嘉 威 說 : 「 在 香 港 組 樂 隊 是 要 『 捱 』 的 , 少 點 毅 力 也 不 行 。 我 常 囑 咐 學 生 要 勤 力 練 習 結 他 , 要 有 堅 持 。 」